专访周野芒 :文化要有差异性 戏剧要“读”而不只是看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8-30 17:10

  

  东方网记者夏毓婕5月14日报道:今年4月,周野芒凭借话剧《毒》获得第28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主角奖。从电视剧出道、从业32年之后,周野芒在话剧和小剧场中继续磨砺专研表演与创作,如今他更乐于在中外戏剧的碰撞中去感受中外文化的差异与碰撞,交汇与融合。

  “观众喜欢看国外的戏不仅仅只是想看外国人”

  问:为什么许多原创剧本需要重新改编?

  周野芒:原因有很多,大多数的原创剧本都要改很多遍,因为它不合理,它塑造出来的人物不是真实的,是表面的。而合理的剧本是有血有肉的,它们是根据我们生活中所有发生的事情,所展现出来的真实的东西。

  问:您认为观众为什么喜爱看国外的戏?

  周野芒:我们的剧本总是要经过层层“挑选”,比如挑选正能量,哪个是需要的正能量,哪个是不需要的正能量。而国外的剧本中塑造的人物没有地位之分,没有职位之分,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总统、要饭的乞丐、他们都是“人”,活生生的人,他们借由戏剧这个来表现人性。这就是观众为什么喜欢看国外的戏剧,并不是仅仅因为观众爱看外国人。

  我看过一本书,台湾人写的,叫《中国吊诡论》,世界最后变成的格局是经济大同、文化各异,哪怕小到一个村,也是一个国家,一个地方是一个民族的特色。

  问:那这样也许就没有差异性了?

  周野芒:并不是这样,文化要有差异,文化要有不同,比如每个地区国家唱的歌都是不同的,人们产生兴趣觉得很有意思,才会交流,交流才是文化发展的动力。大家喜欢看国外的剧本,因为它展现的是非常真实的,人的共同的一个特点,就是人性,就是感情,它不回避真实的感情。如同这个戏(《毒》)中描述的男女产生的种种矛盾和情感,他们不是夫妻,没有结婚,但是有一个孩子。

  “文艺是处理矛盾制造生活的理念”

  问:很多观众不能理解《毒》这个男主,觉得他有点渣。

  周野芒:这就是文化差异,因为这个戏写的是比利时人,结婚不结婚不重要,有一定的自由度,自由建立在交流的基础上。中国有些所谓传统的东西其实是半封建的,它规定男女之间必须要怎么样。

  问:那为什么他不能陪女主角走出困境呢?

  周野芒:他没有办法,他只是个普通的正常人,这部戏要展现的就是这个,当一个正常人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怎么办,他首先是困惑,困惑之后跑掉了,然而后来通过和女主角的交流他才发现,他不应该跑。这里有一个反转,这就叫戏啊,否则那就没戏了。戏剧就是矛盾,要建立一个矛盾,然后通过情节的发展来解决这个矛盾,这个是戏。矛盾达到高潮的时候解决不了,这是悲剧的产生,而反之把矛盾解决了,皆大欢喜,这就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是喜剧,美国好莱坞电影就是这样。文艺作品就是处理这个矛盾的,文艺不能实打实,也不能假宣传,它一定是制造,制造一个理念,生活的理念。

  这个戏就制造了一个生活的理念,提出很多问号,而不是解决问题,反而它把很多问号展现给观众。这部戏并不是仅仅向观众展示并让观众思考,当身边失去亲人的时候该怎么办,它只是通过失去人这个极端的事实,来表现当人在情感遇到巨变的时候,人在创伤面前时的表现和思考。所以这个戏其实很简单,它平铺直叙,我们之前在北京上海演过两轮下来,观众的反应基本是一致的,哭点和笑点,都很一致。

  问:是否有不接受的观众?

  周野芒:也有不接受的,就是对于形式的不接受,看了半天说困,为什么呢?心静不下来,他们是来看热闹的,是被一些小剧场话剧培养成看热闹的一帮人了,这个是我们搞文艺的人一个悲剧。

  “戏剧是要读的学会阅读而不仅仅只是看”

  问:您觉得《毒》是怎样的一部戏?

  周野芒:我比较喜欢沉下来的东西,只有这种作品才能打动人心。这个戏要安静下来看,每个戏风格不太一样,比如以前的一些戏它很长,矛盾点有很多,一直在转,像旋转木马;而《毒》这部戏就两个人,你看你怎么转,转狠了就不对了,飘了,不转就闷了。当然我们用了很多手段和想法,开场的沙子装置、小的等候室没有屋顶没有墙,给人脑子里建立一个三维的感觉,空间很自由。这个导演很聪明,想法布局非常现代。

  我一直觉得,戏剧是要读的,要阅读,而不仅仅只是看,我所谓的读不仅仅是看剧本,看这个字,而是读这个戏,它在说什么、表达什么、人物之间有什么关系。我希望观众能从文学、文本的角度上来分析戏剧,这就是读了,读戏了。戏剧是要reading、study,研究它,这个是中国观众需要建立起来的。

  问:之前话剧的演后谈,有观众提很奇怪的问题吗?

  周野芒:万变不离其中,不会提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太怪的,也不会太出乎意料,因为我们心里有底。有的人是为了看演员,有的人是为了看情节,有的人是即看情节又看演员,戏剧的魅力就在于此,每次感受都不一样。

  作为演员每天在和自己做挣扎,做斗争。演员既是伟大的,又是渺小的,演员要秉承和观众共享的态度,演员要把自己砸碎再重塑起来,参加一个戏都要努力去做,哪怕只有一场戏、两场戏,只有做好,才不会被观众讨厌。